埃及五分彩官方开奖|幸运8五分彩骗局步骤
黔南州信息網|www.gfayy.com.cn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亂世百姓多悲慘?沒有軍糧就吃人

網絡整理 2019-06-09 最新信息

中國有句古話,叫做“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顯而易見,沒有糧食是打不了仗的,要戰勝強敵就必須做到“強兵足食”。這話說起來容易,真正做得到的實在屈指可數。公元880年,本為許州(今河南許昌)牙將的秦宗權正是趁著黃巢起義造成的混亂率領部眾據有蔡州(河南省汝南縣)。到了883年四月,自稱大齊皇帝的黃巢實現了滿朝盡帶黃金甲的夙愿之后,發現在長安混不下去,被迫退出關中向東退去。這樣就變成了盤踞在蔡州的秦宗權擋了黃巢的路。這年五月,黃巢以精兵約一萬人的前鋒部隊進攻蔡州。結果,秦宗權戰敗,遂很識相得“稱臣于巢,與之連兵”。不過他的“歸附”黃巢,并不意味著參加了黃巢的農民軍,他只不過是借歸附之名,行保存個人力量之實,更是想利用和黃巢軍隊的聯合,借機擴展勢力。

亂世百姓多悲慘?沒有軍糧就吃人

這年六月,黃巢與秦宗權的聯軍攻打陳州,圍城達三百日。黃巢大軍遠道而來,又加上秦宗權的本部人馬,部隊的軍糧是個大問題。《孫子兵法》碰到這種戰時的局面也只說是“因糧于敵,故軍食可足也”,結果秦宗權居然更進一步,變成了“因糧于人”。按照史書的記載,“時民間無積聚,賊掠人為糧,生投于碓硙,并骨食之”,翻譯過來,就是把虜獲的老百姓當做兩腳羊活活扔進磨里,連骨帶肉碾碎了當糧食吃,讀起來就令人不寒而栗,更不要說當時的血腥場面了。

秦宗權此舉,稱得上是開了晚唐五代的一個惡例。從此之后,軍閥糧盡而殺害百姓充作軍糧的惡行史不絕書,簡直是“人心不若禽獸”,直到宋朝初期,趙家以吊民伐罪之勢出兵湖南,糧草非常充足,戰爭也并不激烈,結果宋將李處耘居然挑選了幾十個肥胖的湖南俘虜分著吃了,簡直說明五代以來食人肉已成為一種陋習,恬然不以為怪了。

亂世百姓多悲慘?沒有軍糧就吃人

孔子說,始作俑者其無后乎。吃人惡習的罪魁秦宗權卻還要上演更瘋狂的舉動。中和四年(884年)六月,黃巢身死泰山狼牙谷(今山東萊蕪西南)。 秦宗權卻借助與農民軍的聯合,實力大增,“縱兵四處,侵噬鄰道”,率先在中原發起爭霸戰爭,“攻鄰道二十余州,陷之”,開啟了唐末割據大混戰序幕。就連當時的朱溫,也是秦宗權的兼并對象,只能退保汴州(今河南開封),“城門之外,為賊疆場。”

早在唐代中期時,就有人認為蔡州(淮西)藩鎮具有濃厚的尚武風氣,帶有明顯胡化痕跡,所謂“雖居中土,其風俗獷戾,過于夷貊”,這可能跟開元年間,唐玄宗將“河曲六州殘胡五萬余口”遷徙到許、汝、唐、鄧等州有關。而秦宗權率領的蔡州軍人極度殘忍,更是在亂世中顯示了巨大的破壞能力。其大軍到處,“西至關內,東極青、齊,南出江淮,北至衛滑,魚爛鳥散,人煙斷絕,荊榛蔽野”,如此接近于“三光”的抄掠屠殺,使得百姓或被殺絕,或逃散殆盡。按理說秦宗權的軍糧是很成問題的。結果,野蠻人用野蠻的方法接近了問題,秦宗權派出手下將領四出擄掠百姓,殺死以后將尸體用鹽腌制起來充作軍糧,放在大車之上,軍隊流竄到哪里,就吃百姓尸體到哪里,居然完全不需要考慮后勤問題。到了第二年(885年),吃飽人肉的秦宗權居然在蔡州“稱帝,置百官”,過了一把皇帝癮了。在鼎盛時期,他幾乎占據了包括河南、荊南、淮南西道等在內的關東河南大部分地區以及江淮的部分地區,兵鋒甚至達到了長江以南的潭州(今湖南長沙)。

亂世百姓多悲慘?沒有軍糧就吃人

這種對外擴張方式為害過重、不得人心,也使得周圍的軍閥出于不愿被吃掉的恐懼聯合起來。文德元年(888年),唐廷任命朱溫為蔡州四面行營都統,節制諸鎮,進討秦宗權。朱溫一生指揮的大小戰役大概以這一次最得人心。秦宗權連遭敗績,眾叛親離,蔡州被圍數月指揮,終被部將捆送汴梁。翌年,朱溫將秦宗權裝進囚車送到長安,唐昭宗擺了屈指可數的一次天子派頭受降之后,下令將殘民已極的秦宗權綁赴市曹,在一顆柳樹下斬首示眾(引申出成語“獨柳之禍”)。頗有黑色幽默的是,死到臨頭的秦宗權居然有心思在囚車里探出腦袋向監斬官辯解,“尚書大人,您看我秦宗權是造反的人嗎?我只是對朝廷一片忠心,無處投效罷了”。

本文作者:雜史譚(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0117125501026819/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秦宗權   黃巢   朱溫   河南   長安   孫子兵法   唐昭宗   湖南   孔子   長沙   山東   汝南   淮南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埃及五分彩官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