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五分彩官方开奖|幸运8五分彩骗局步骤
黔南州信息網|www.gfayy.com.cn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瑞安曾有兩大古埭護衛城池,為以后的永嘉、瑞安兩縣水利之要

網絡整理 2019-05-29 最新信息
瑞安曾有兩大古埭護衛城池,為以后的永嘉、瑞安兩縣水利之要

資料圖飛云江

瑞安古城瀕臨東海與飛云江河口,先人們早就知道在海岸和江邊造堤塘陡埭以攔阻海潮、江濤、排澇蓄淡、護衛城池的安全和灌溉農田的重要功能。本文所指的兩大古埭即為城西半里的石紫河埭和城東北40里的魚瀆角埭(后移帆游河口,稱帆游埭),前者歷史最早,未建羅陽縣治時已有,為以后的永嘉、瑞安兩縣水利之要;后者距縣城雖遠,但亦身負城池護衛和瑞安縣一至十二都農田排灌重任,而且長期成為永嘉、瑞安農民有爭議的水利工程。筆者對此略作介紹,后人或可從中了解古代溫瑞沿海平原河道水流的走勢。

石紫河埭——瑞安早期的水利樞紐工程

關于石紫河埭,清嘉慶《瑞安縣志·建置·水利》記載:“石紫河埭,去城西半里,即今西河埭,長三十八丈。初建邑(縣)時即有此埭,為永嘉、瑞安水利之要,一失其防,水盡入(飛云)江。宋乾道丙戌(1166)水災后,增筑益固。”上文說明:石紫河埭位置在縣城西外半里,嘉慶志說“即今西河埭”,但現在城西已沒有“西河埭”地名,只有“西河頭”、“西河路”的名稱。

西河頭,是西河東端,亦在城西半里,今距飛云江北岸約300米。這300米當是嘉慶后江岸連年南移后淤積的地方。該埭構筑時間是“初建邑時即有此埭”,說明三國吳赤烏二年(239)初建羅陽縣時,此埭已經造起來,是瑞安早期的水利工程。它的功能是“永嘉、瑞安水利之要,一失其防,水盡入江”。就是說,這條沿飛云江北岸百多米長的埭堤,是古代飛云江河口以北與甌江南支河口之間沿海平原淡水河道的水利要沖樞紐,這個埭如失其防,溫瑞沿海平原河道的淡水都會全部流入飛云江。

對此,我們還得用歷史眼光來觀察。從三國到北宋,這片沿海平原的面積西起吹臺山(麗岙、茶山間的山脈)、白門山、梓岙山、岑岐山、筼筜山、集云山東段一線山脈的東麓,東面只到今溫瑞塘河干線以西。南宋至清代間,今溫瑞塘河東面海灘才逐年淤積成陸,先為鹽田,后成農田。嘉慶志說的“永嘉、瑞安之水”似指前期(三國到北宋)今溫瑞塘河以西的淡水“盡失其防”。那時“永嘉”即今甌海、龍灣兩區。可見從地勢看,石紫河埭所處地勢是今溫瑞沿海平原西片的最低位置,所以水流趨向南面飛云江。南宋以后,今溫瑞塘河以東大片海灘逐漸成陸后,石紫河埭的重要性慢慢變弱,以至到現在失去功能。

帆游埭——因永瑞兩地長期爭議而被擱置無法重筑

帆游埭前身是魚瀆角埭,它的名稱來源于明弘治《溫州府志·水利·瑞安縣》載:“父老傳:古有竺先生鳴鼓施生,河魚浮起咂食,名曰魚瀆……”雖是傳說,但這里河網稠密,曾為古甌江南支出海河口,后為咸淡之間,魚類眾多。關于該埭,清乾隆《瑞安縣志·水利》載:“魚瀆角埭,初建在魚潭,宋乾道丙戌移筑帆游河口。皇清順治七年,譚令希閔詳巡道吳公應元重筑,蓄水以衛城濠、兼蔭各都田畝。十五年,海寇掘壞。康熙十年,撫院范公承謨勘荒臨甌,士民具鳴重修。而永嘉蒲州長埭利我瑞,曾受派埭椿谷。陃規駕言帆游(埭)有礙風水,百計阻修。雖蒙上臺除草蒲之埭椿,而帆游埭究未修筑,系匪細也。且瑞安河鄉之水,自有石岡陡門及石紫河埭、東山陡門、塘、埭等處出海,實未嘗并注于蒲埭。惟蒲埭屢壞、引水趨之耳。而浦埭之隨修隨壞、皆豪戶世食修埭之利,一遇大水即稱禾淹,私掘備埭放水,以致長埭坍壞,屢告修、無寧歲,是帆游(埭)不筑,受蒲害無有巳時。況風水來龍,誕妄之說,較城池田畝孰為重輕?即云舟楫往來,杭之長安,紹之高壩,山東等處之水閘,何嘗不利商民耶。后之君子所當加意于斯焉。”

上段引文說明,帆游埭地址在帆游河口,因宋乾道丙戌(1166)的大水災毀壞,移到帆游河口來。歷經后代重修,它的功能是“蓄水以衛(瑞安)城濠,兼蔭各都(瑞安一都至十二都)田畝”,應是今溫瑞沿海平原帆游以南以至瑞安城濠的水利樞紐。與石紫河埭一南南一北,共同護衛瑞城的安全和周圍農田的灌溉。

清順治十五年(1658)鄭成功率南明舟師北上,圍攻溫、瑞兩城時把魚瀆角埭掘壞,康熙間準備重修時,遭到永嘉蒲州一帶鄉紳阻攔,理由十分荒誕,一是說帆游筑埭會損壞永嘉風水;二是永嘉蒲州(今龍灣區)長埭有利瑞安各都的蓄水,瑞安一至十二都農民每畝田均負擔蒲州長埭的椿谷(修埭的經費,且椿谷數不斷增加,據嘉慶志稱,從每畝助谷三升增至一斗一升)。乾隆志說,其實永嘉蒲州埭并沒有涉及蓄積瑞安之水。當時永瑞兩縣以帆游為界,帆游河在帆游山南,地勢高,今溫瑞沿海平原南段,當時瑞安境內淡水均向南流,經石岡陡門、石紫河埭、東山陡門及另外一些沿海的塘、埭排入海江。蒲州長埭屢屢損壞是人為引水沖壞的,因為每次沖壞后,當地豪戶可向涉埭兩縣農民加收椿谷,世代享有此利。所以遇到大水,便故意以稻禾被淹為名,私自掘開備埭放水,導致長埭坍損。后來康熙十年,經浙江巡撫范承謨批復,瑞安各都不再負擔永嘉蒲州長埭椿谷,但也不應再建造帆游埭,于是修建帆游埭一直成為懸案。

從以上石紫河埭和魚瀆角埭(以后的帆游埭)的歷史資料看,今溫瑞沿海平原河道的地勢,與瑞安與永嘉(即今之甌海、龍灣兩區相鄰地段)兩縣自成河道水流系統,以帆游山麓為界,河水相互各自分別流向南北。永嘉河道水流趨北,瑞安河道水流趨南。可見,古代在三國時劃分永寧、羅陽兩縣的分界線時,也并不是坐在房內在地圖上劃線的,而是根據甌江和飛云江流域水系流向劃分的,值得后人借鑒。

本文作者:吳振彩的吳觀大局(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695889748264747532/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瑞安   永嘉   飛云江   水利工程   三國   浙江省   康熙   嘉慶帝   南宋   溫州   北宋   歷史   農民   長安   甌江   山東   范承謨   南明   風水   東海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埃及五分彩官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