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五分彩官方开奖|幸运8五分彩骗局步骤
黔南州信息網|www.gfayy.com.cn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那個愛給乾隆送禮的人,后來怎樣了?

網絡整理 2019-05-21 最新信息
那個愛給乾隆送禮的人,后來怎樣了?

清粉彩齋戒牌,為滿人在齋戒期間配飾,材料多樣

那個愛給乾隆送禮的人,后來怎樣了?

李侍堯進貢粉彩太平有象,現藏故宮博物院

那個愛給乾隆送禮的人,后來怎樣了?

平定臺灣戰功圖冊 疑

八卦爆出新問題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正月十二,元宵節之前的紫禁城一片歡騰和忙碌,虛歲七十一的老皇帝仍然康健如常,并且啟程開始了自己的第五次南巡。如果說前幾次南巡還有那么點兒實際意義的話,此次的主要目的,就是想離開煩悶的北京,出去溜達一圈。

臨行之前,乾隆皇帝將幾個軍機大臣召至身邊,低聲囑咐道:“海寧的事,要速問,若有結論,不必待朕回京,差人馳送行在。”幾個軍機諾諾稱是,徑直回刑部提審海寧去了。

說起這海寧,也是煊赫世家,其父是之前的陜甘總督伊爾根覺羅氏明山。幾年前,明山因為編瞎話糊弄皇帝,被革職發往烏魯木齊效力,后來在新疆仕途有所起色,任烏里雅蘇臺參贊大臣。海寧雖稱不上平步青云,但是一路走來卻也順利。乾隆四十五年年初,云南糧儲道任上的海寧接到吏部一紙調令,命其北上署理奉天府尹。云南糧儲道是清代管理云南府、武定府以及全省漕糧儲運等事的道員,秩正四品,奉天府尹是正三品,且是滿人升遷的要職,可以說,如果此任做得好,很容易躋身督撫大員了。

按照清代定例,地方大員履任之前,要向進京拜見皇帝。海寧到北京,前后兩次入養心殿面圣,在皇帝問到云南地方吏治的時候,他一直滿口稱是,說時任云貴總督的李侍堯為人干練,辦事勤謹。夸上司操守好,本是清代地方官的一個慣例。因為下官雖有監督上官的責任,但是除非你有實錘舉報,否則如果皇帝不將你的長官治罪,你回到任上會很難過。海寧兩番回答,倒是也未見得什么不好。

但是問題就出在,海寧在面圣之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私下跟軍機大臣吐槽,開始爆云貴總督李侍堯的料,說他在任上并不干凈,貪墨成性之類。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對李侍堯的抱怨再傳回到皇帝的耳朵里,乾隆可就不高興了,先把海寧叫來一頓訓斥,說他:“目擊李侍堯種種貪婪,于回京時即應據實上陳……乃不過托之私相議論……是其面欺之罪!”要求軍機會商嚴審此事。

這李侍堯是何許人也,為什么他的操守問題,會如此牽動乾隆皇帝的神經,以至于讓老皇上在臨出門南巡之前,要親自下令收拾此人呢?

李侍堯,字欽齋,漢軍鑲黃旗人,李永芳四世孫。乾隆元年(1736年),以恩蔭的方式踏入仕途。乾隆八年到二十年,先后歷任印務章京、副參領、參領、正藍旗漢軍副都統、工部侍郎、戶部右侍郎、署廣州將軍等職;乾隆二十一年,升任兩廣總督,自此以后,李侍堯成為一名權掌封疆的大吏,歷任兩廣、湖廣、云貴等地總督。

此人在任上辦事麻利,常有果斷之舉,為乾隆皇帝所賞識,然而他在當時的官員群體中,最大的特點,就是“愛送禮”。

進貢皇帝大手筆

給皇帝送禮,在古代就叫“貢”了。“進貢”的歷史非常悠久,早在先秦,稱地方諸侯面朝周天子時,就要“以令地貢”,就是看治地上什么好,給天子帶點兒土特產。清代也是如此,入貢大抵分為三類:藩屬國的“朝貢”、地方向朝廷進獻的常貢例貢和地方、中央個人向皇帝的進貢。皇帝會圈定有資格進貢人員的名單,大體上說,除了有進貢指標的織造、鹽政、關差,其余基本都是王公貴胄,地方大員。

地方督撫,常貢、例貢一般是三大節,也就是元旦、冬至、萬壽慶辰;還有皇帝有高興的事兒的時候,比如出巡、秋狝;或者你自己有高興事兒的時候,比如進京陛見、謝恩、迎鑾。乾隆時期,地方上下經濟條件都比較好,加之乾隆后期又愛收禮物,各種進貢就非常頻繁。

按理來說,督撫在地方,向皇帝進獻應該是“任土作貢”,在清代叫“土貢”,也就是你地方上什么好,就進點兒什么,品種和今天各地導游推薦的東西高度類似,比如“北山蘋果、申州蜜桃、廣東荔枝、桂林馬蹄”什么的。實在沒的進了,馬欄口總兵也撿過九個野雞蛋給皇上。乾隆皇帝也假惺惺地說:“蓋進貢之意,不過曰藉此以聯上下之情耳。”

但是貢著貢著,就不是那么回事兒了。眾所周知,乾隆皇帝是聲色之人,文玩清供、書畫珍寶、鐘表玉石,無一不愛。所以除了土特產、茶、果、文房之外,土貢還包括了花貢、燈貢、煙火貢、鳥獸貢。到了后期,非土貢的項目可謂無所不包:金、銀、各種玉器、古玩、書畫、瓷器、銅器、陳設、綢緞織物、皮張、洋貨,不一而足。跟今天給女朋友送禮一樣,只要皇帝喜歡就好。

乾隆中后期,第一進貢大戶,就是我們的主角李侍堯。時人評價他是“善納貢獻,物皆精巧,是以天下封疆大吏,從風而靡,識者譏之。”僅僅就檔案所載,李侍堯乾隆十九年(任熱河副都統)至乾隆五十四年就有155次進貢,這還不算他在皇帝出巡的時候零星送的貢品。也就是說,他每年平均進貢五六次,平均兩個月進貢一次,這個頻率,即便是今天的最佳男友,可能也做不到。

而且李侍堯的每次進貢都不是單一物品,清代貢品要求進九件,或是九的倍數,但實際未必如此嚴格。李侍堯上貢,少則數項,多則百余項,珍奇異寶數不勝數。拿他在乾隆四十一年皇帝巡幸途中的一次進貢說,此次是非常平常的一次,內容計有:“象牙朝珠五十盤,蜜蠟齋戒牌五十面,皮釘花扳指套五十個,象牙扳指五十個。”這些現在我們都按克買的東西,李侍堯以幾十件為單位送給皇帝,而且視為慣常。

當然,皇帝也不是一般人,上貢的貢品,有30%左右會被留下,稱“賞收”,剩下的會被駁回,但是那時候沒有七天無條件退款,就算是皇上試穿了,沒剪吊牌,也不能退換,所以該花的錢還是花了。李侍堯貢品的賞收率比較高,就宮中留存貢單記載的,總數為2413種,賞收1694種,駁還719種。除去方物貢,總共2082種,賞收1365,駁回719種。我們算算,李侍堯當時哪兒來的錢,給皇帝置辦這么多好東西呢。

有學者統計了李侍堯三年采辦貢品的費用,是金一千二百一十二兩,銀四萬一千八百余兩。如果金銀間按十二換計算,可折銀一萬四千五百余兩,一共就是銀五萬六千三百余兩。當時云貴總督的養廉銀每年為二萬兩,而且沒有機會全部收領,也就是說,就算他三年不吃不喝,工資也僅僅夠給皇帝置辦貢品的,那么錢從哪兒來呢?

當時的朝鮮使臣說,“大抵侍堯貪贓中,五之三入于進貢。”

其實,皇帝年年收李侍堯這么多東西,李侍堯的工資又是他發的,他心里總歸是有點兒數的,雖然后來他為了甩鍋,大呼李貪污是其“夢想所不到”,但是此時火速突審李侍堯案,是因為乾隆皇帝第一次聽說他貪錢嗎?一定不是。

雙管齊下速出手

乾隆皇帝突審李侍堯,可謂是又快又狠,得到海寧的供詞時,他已經行到德州。為了迅速查處李侍堯,他啟用了年僅三十的戶部侍郎,也就是后來權勢滔天的和珅,會同刑部侍郎喀寧阿,面諭二人為欽差,速至云南府調查李侍堯貪墨一案。同時,寄信湖南巡撫李湖,命令封鎖山東到昆明的一切信息通道,勢必要查李侍堯一個措手不及。

在山東行在,乾隆皇帝找來了隨營的江南提督李奉堯,也就是李侍堯的弟弟,以及李侍堯兩個兒子來問話,三個人知道大事不妙,跟皇帝面前甩了一番的鍋,然后摘下帽子,連連叩頭。此番情景,被李侍堯派到山東送折子的云貴督標千總陳連升看見。陳算是忠心李侍堯的,他湊過去跟李的兩個兒子問安,二人問他李侍堯是否尚在省城,他說在。

此時陳連升心里似乎有了數,想連夜趕回昆明報信。跑得他的騾子腿都折了,他就想用官府發的馬牌去驛站借馬,結果在湖北澧州被逮了個正著,乾隆皇帝看了審問情形,稱其“甚為可惡”,要求從重治罪。

對李侍堯的調查分為兩個小組,一是南下的和珅一組,一是留在北京的英廉一組。巧的是,和珅正是英廉的孫女婿,也是借著英廉開始在官場得勢的。二人的辦事方式迥然不同,英廉因循謹慎,因此被乾隆責備多次,和珅果斷利索,料理此案后,頗得皇帝賞識。

在北京的英廉主要審理李家在京的家人連國雄、八十五。正月,李侍堯因要辦“萬壽貢”,交家中白銀五千二百兩,又以修葺房屋為名,剛剛命親隨張永受從昆明送了七千兩銀子回京。關于銀兩數量,英廉折騰了好幾次沒有審明白,甚至連“八十五”此人到底是不是叫“七十五”(滿洲人習慣以數字起名)也沒搞清楚,惹得乾隆皇帝大為火光。不過所幸的是,英廉對李侍堯在京家產查得比較具體,方便了皇帝接下來抄家。

和珅就利索多了,他到了昆明之后,并沒有——也不敢直接對李侍堯下手,而是拘捕了他的親隨張永受。李的錢財出入,基本上都經過張永受之手,加之此人本身也不干凈,刑訊之下將實情全盤托出。但是和珅畢竟是聰明之人,他應該還是選擇了一些能上報上奏,而且通篇沒有提“辦貢”二字。

第一,李侍堯收受賄賂,莊肇奎銀二千兩,素爾方阿銀三千兩,汪圻銀五千兩,臨安府知府德起銀二千兩,東川府知府張瓏銀四千兩,共銀一萬六千兩。

第二,汪圻的五千兩,本是送了三柄金如意,李侍堯沒收,變價之后李收下了。

第三,借口修屋索賄,素爾方阿送銀五千兩,德起送銀五千兩。

第四,李侍堯令張永受拿珠子二顆,一賣給昆明縣知縣楊奎,勒要銀三千兩。一賣給同知方洛,銀二千兩。

最后,大概和珅是恨李侍堯的,臨離開云南時,又上奏補了一刀。說他在審理命案的時候,將贓款“金六百兩、銀一千兩”改成了“金六十兩、銀七千五百兩”,因此追繳贓款的時候僅將“銀七千五百兩全數實解”,侵蝕了五百余兩黃金。

這五項罪狀中:貪污、侵占、索賄、欺君都占全了,再加上還出現了總督“帶貨”這種荒唐事,乾隆皇帝怎么可能不龍顏大怒。

皇帝幫你賣地皮

李侍堯認罪后,其家產被做了一番處置,搜出的未及上貢的貢品自不必說,還有就是各類絲織品、生活應用之物,但并無逾制之嫌,雖強于尋常人家,也不算極盡奢華。

比較可觀的是李侍堯名下房產的處置:其中一所李侍堯新蓋房屋,“共一百四十三間,內成造未完房六間,其余大小房間游廊亭子共一百三十七間俱已完工。”對這一處新房尚未入住,六月二十一作出最終處置:“所有李侍堯入官中所房屋一處,著賞給和珅作為十公主府第。”也就是給乾隆皇帝的女兒做了嫁妝。這一年,和珅的兒子豐紳殷德五歲,剛剛被皇帝賜了名字,指定為駙馬。

剩下的房產共有二十八處,共計六百八十八間,地基四塊,遍布京城,不但四九城都有,且遠至海淀。可見李侍堯在給皇帝買禮物的同時,確實沒有虧了自己。這些房產被內務府記名變賣,價值兩萬一千余兩。也就是說,錢最后還是進了皇帝的私人金庫。且賣房的方式比較時髦,由京城官員認購,首付房款的一半,接下來的按年從俸祿中扣除,應該算是今天房貸的原始形態了。

關于李侍堯本人的處理方式,乾隆皇帝下督撫集議,也就是讓各省督撫大員都提提處理意見。奏折大體分成四類:

第一,從重處理。應如大學士九卿所擬從重改為斬決,為大臣者戒。這是大多數封疆之吏的意見。

第二,自我糾察。除具折呈奏李侍堯擬罪之外,附加各自府衙原有設立買辦情況及有無情弊。

第三,模棱兩可,僅江南河道總督陳祖輝一人,大體就是投了棄權票。

第四,為李侍堯求情,認為要從寬處理,僅安徽巡撫閔鶚元一人。他認為:“李侍堯歷任封疆,其辦事之勤干有為,實為中外所推服”,“李侍堯晚節有虧而勤勞久著,可否稍寬一線,不立予處決”。

乾隆四十五年十月初三,在集議后的兩個月,皇帝頒布了將李侍堯從寬處理,即定為“斬監候”的上諭。斬監候雖然有個斬字,但是表明了皇帝的態度,就是不想置他于死地。遇赦則赦,不但命保住了,還有重新上位的希望。

上諭中,乾隆帝輕判有兩個緣由:第一,李侍堯身為國家重臣,不能輕易斬殺。第二,皇帝稱自己:“臨御四十年,一切人情物理,何事能逃朕洞鑒。”所以自己對李侍堯非常了解,他能力出眾,且忠于皇帝。說白了,就是“朕就不想讓你死”。

皇帝緣何認為李侍堯“忠”呢?常年大量、精心的貢品,在其中應該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乾隆皇帝心里清楚的是,李侍堯勒索來的錢財,多半是花在了自己身上。所以說,最初讓他以身犯險,強行索賄的是進貢,最后讓他保住性命的,還是進貢。

最后,李侍堯果然有了第二次崛起: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甘肅撒拉爾回人蘇四十三為亂,乾隆帝派遣大學士阿桂前去視察,特旨授予李侍堯三品頂戴、孔雀翎,前去甘肅管理軍事。

乾隆五十年,李侍堯被實授為湖廣總督。

乾隆五十二年,入朝覲見乾隆帝,同年臺灣林爽文起義,清廷調李侍堯為閩浙總督。

乾隆五十三年,臺灣平定之后,乾隆帝再次下命將其圖像掛于紫光閣,位列前二十功臣。同年十月,李侍堯病逝,謚恭毅。

自古以來的封建統治者,都具有二元性特征,也就是說,他們即是官僚系統的最上一層,也是一個自然人。人就有各種欲望,需要滿足自己的需求。唐代翰林院建立之初,就是皇帝的私人顧問機構,翰林們不但要陪皇帝對詩、下棋,甚至還要陪皇帝斗雞。這也是歷代帝王無法從根本上遏制腐敗、澄清吏治的原因。孔子說,“棖也欲,焉得剛。”業余愛好豐富,收禮物收到手軟的乾隆皇帝,治下的朝廷越反越腐,也就不足為怪了。

文并供圖/大大人王小

本文作者:北青網(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692984343020700174/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乾隆   李侍堯   清朝   歷史   云南   故宮博物院   蘋果     海寧   鑲黃旗   廣東   新疆   廣州   瓷器   文物   正藍旗   經濟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埃及五分彩官方开奖